| 设为首页 |
电话:0319-2665665 | 传真:0319-2688907 | MAIL:hi@xteca.org.cn
跨境电商遭遇致命通关单政策冲击 风波后自救

  另一种“直邮模式”适用于长尾非标类商品,消费者先下订单,再由跨境电商平台从海外仓库直接发送包裹,邮寄给国内消费者,这种模式成本较高,并且物流时间长。
  从海关层面说,这些保税仓享有“境内关外”的待遇,即保税仓虽然从地理上是在国境内,但在海关还视为关境外,货物并未入境。例如一批日本的纸尿布,如果从日本按一般贸易进口至国内,在海关清关时需要缴纳关税、消费税和增值税。但如果这批纸尿布运至保税仓,因为“境内关外”的身份,只需向海关系统申报而不需缴纳多种税费。

更重要的意义在于,由于很多跨境进口电商公司的定位是针对C端,所以“保税备货模式”执行的是三单对碰原则,即消费者订单、支付单和发货单,无需一般贸易所要求的合同、商业发票和原产地证明,而这三样东西是一般贸易的壁垒所在。

这些政策优势给了跨境进口电商行业爆发的红利期,也为2016年4月8日的“熔断”埋下了伏笔。

2013年下半年,风险投资人态度的转变令曾碧波感觉到风口要到了。以前,投资人评估洋码头,关注的都是其移动端APP“海外扫货神器”。投资人看重的是移动互联网,关心的是核心用户日活跃率、月活跃率等这些指标。然而,2013年下半年,突然有很多风投机构开始从供应链、跨境电商角度来评估投资。

在2013年底到2014年初的几个月内,主打出境购物内容社区的小红书、主打进口母婴品牌的蜜芽、主打海淘代购的蜜淘网几乎在同一时间成立。它们以保税备货模式为主。

2014年之后,大型传统电商开始进入这一领域。2014年2月,天猫国际正式上线,定位于商家入驻的M2C平台(品牌商直接对消费者)。由于保税备货模式成本低、送货时间短,非常适合销量大的标品,在“双十一”这样出货量巨大的活动中优势明显。

整个行业都处于亢奋状态。2014年10月,亚马逊中国宣布开通美、法、德、英等六个国家的海外直邮服务。2015年1月,以自营采购B2C为主的网易考拉上线;三个月后,“自营+第三方入驻”B2C模式的京东全球购上线;唯品会、聚美优品等品牌特卖类电商,也都陆续将各自的跨境电商频道独立上线。

据艾瑞咨询数据,目前平台类公司占据74.5%的市场份额,天猫国际是其中最大的玩家。相比之下,由于自营模式可以更好地把控供应链,其市场份额占比正逐渐增大,从2014年的10%升高至2015年的25.5%,京东全球购、亚马逊海外购、网易考拉的核心业务都属于自营类。

风险资本也在同一时间疯狂布局,2014年11月蜜淘网宣布3000万美元B轮融资;12月蜜芽获6000万美元C轮融资;2015年1月洋码头完成1亿美元B轮融资,短短三个月内融资纪录不断刷新。

整个2015年,跨境进口电商平均每月产生1笔-2笔大额融资,平均单笔融资金额高达3.7亿元人民币。蜜芽CEO刘楠曾说,“行业里融资金额动不动1亿美元起,估值都超10亿美元,满街都是独角兽。”

在跨境进口电商全行业享受了三年的红利期后,政策的口子突然缩紧,税改、正面清单、通关单不断刺激着从业者的神经。

2016年3月26日,跨境电商零售进口税改革靴子落地,新税制将于4月8日执行,原先的行邮税不再适用,而是以更高的增值税、消费税代之,但暂时按70%的比例征收,关税税率暂设为0%,同时取消了50元税费的免征额。

“以前很多跨境电商平台其实是在钻政策的空子。”前家乐福发展总监丁利国对《财经》表示,海关在2014年和2015年发现了大量违规操作,拆单现象非常严重。所谓拆单,就是商家为了税收在50元以下予以免征的额度(按10%税率为500元以下的商品),通过收集身份证,将订单拆成500元以下的散单。价格低不是因为公司深耕供应链,而是因为逃税,这对那些走正规渠道的公司不公平。

随着税改新政的出台,“50元以下免征”所对应的套利空间几乎不再存在。比如,100元以下的化妆品等在税改后需多征税32.9%,母婴、食品等领域需多征税11.9%。

紧接着,《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清单》公布,给多数主打标品、依赖于保税备货模式的创业公司以重创,如聚美、唯品会、小红书、蜜芽等。

“跨境进口电商的创业窗口期已经关闭。”曾碧波表示,在2015年经历了一轮大规模烧钱后,资本对跨境电商已经比较谨慎。再加上2015年下半年资本市场寒冬的到来,除非小规模几百万美金的融资,再想拿三五千万美元的大规模融资已很困难。

IDG资本副总裁、电商组负责人楼军对《财经》表示,受新政影响,今年下半年有很大可能会发生并购案。

采用多渠道混合运营模式的大公司,因为备货多、模式转换相对灵活(资金充裕),看似平稳地顶过了这风波中的一个月。

据天猫国际相关负责人介绍,天猫国际有三条通路可供入驻商家选择:保税备货、海外直邮和海外集货,模式比较灵活。总体而言,除了“双十一”等大型活动时保税备货模式的占比会冲得很高,平时的占比基本为三分之一。在政策变动后,入驻商家可以选择其他两种模式,不会出现断货危险。

京东全球购总经理邱煌对《财经》表示,目前京东的海外直邮占比为15%-30%,未来会逐渐上升,不再过分依赖保税备货模式。

不过,邱煌认为,跨境进口电商未来最大的挑战和机遇,是在拓展海外供应链上。虽然海外供应链的拓展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,但有了这个能力,可以降低政策不确定性所带来的风险。

“坦率地说,近几年来大家都没有积累海外供应链能力。”天猫创始总经理、原当当网COO黄若告诉《财经》。现在跨境电商最浅层的就是到国外超市里买点东西,好一点的,是从当地的批发商里面拿货,根本谈不上供应链的能力。

“现在大部分跨境电商平台,都是类似于‘二房东’的角色。”丁利国也十分看重海外供应链的拓展。他举例,Lucy在美国卖鱼油,但Lucy不是生产商,她也是去各个地方采购鱼油。在跨境电商平台上,Lucy开了一家店,中国的消费者下单后,Lucy把鱼油运到这家跨境电商平台的保税仓,在“通关单”政策之前她不需要一般贸易的材料,可以直接入仓。

现在政府说需要“通关单”了,Lucy的货无法直接放入保税仓,因为Lucy不可能提供合同、商业发票和原产地证明等一系列材料,这就要求跨境电商平台必须去寻找正规的供应商,或者像京东那样自营采购,或者像天猫那样入驻开店。

对于自营型跨境电商平台来说,就需要甩开Lucy这样的二手货源 ,直接与供应商打交道,要建立一套各个分类的供应商体系。另外,还要从供应商那里买货,涉及对品牌的理解、对消费者的理解,以及保底销量,整体的经营模式很重要。

对于创业公司而言,它们没有实力和大平台去抢夺国外品牌商签,因为多数国外品牌商签的条件之一是要求对方承诺保底销量。因此,创业公司的出路在于深耕某一两个细分品类。

据了解,目前跨境电商的垂直品类集中在母婴、美妆、食品等领域,在需求端爆发的大潮下,还有大量品类值得挖掘,比如轻奢类品牌服饰、生鲜等。在这些垂直品类中,由于需要精准而深入的运营,大公司往往要花大量成本,并且在初期不会提升多少交易量,这给了创业公司机会。

“洋码头的三大类目是服装、鞋子和包。”曾碧波说,这与巨头们所做的三大标品:母婴、保健、护肤品有很大差异。由于洋码头主打长尾非标,海外直邮模式更为适合,洋码头80%的业务量来自海外直邮,在本次政策变动中是为数不多的获得利好的公司。

在度过了艰难的一个月后,5月24日,海关总署正式下发通知,全面敲定了新政过渡期政策的执行细节,保留税率调整,其他按照各试点原有方式,延长一年过渡期。

按海关总署文件所述,过渡期政策的有效期至2017年5月11日,但未明确到期后是否会执行4月8日的新政。

虽然舒了一口气,但这依然是一个不确定的市场。


上一篇:国务院推动农民工等返乡创业 电商创业纳入社保

下一篇:暂无

关注我们
0319-2688907
周一至周五 9:00-18:00
(协会秘书处电话)
在线客服服务